卓鹤野(开学请假)

闲的没事干的时候喜欢瞎写
拖延症+重度懒癌+失眠

请假条

在小班读高中


竞争过于激烈


要好好学习


△一个月更新一次


【阴阳师/我英乙女】当他们陆续来到现实生活中

▲ooc警告,鬼切/爆豪胜己/轰焦冻

▲微修罗场,撞梗致歉,为了自己爽而产粮www


①阴阳师.

鬼切

因为实在肝不动了,你每天都处于卸载游戏又下回来的状态。

实在是舍不得自家切切啊。

在某天晚上,你又一次坚定地卸载了游戏。

风轻月柔,在树叶沙沙声中你忍不睡着了。

随意搁置在一旁的手机发出了耀眼的白光,在天花板上投出一个召唤阵的图样。

“吾乃斩尽天下恶鬼之刃。”

鬼切从召唤阵中缓缓落下,鸦黑的长发垂在肩上,眸子紧盯着熟睡的你。

你的睡姿毫无美感可言,抱着一团被子,嘴边挂着疑似口水的不明液体。

鬼切轻笑了一声,慢慢地走向了你,把被子展开给你盖上,然后就守在边上纹丝不动。

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在睡梦中的你听到了一丝声响,翻了个身,正好抱住了坐在一边的鬼切的手。

小姑娘甜腻的声线和手臂上柔软的触感动摇着他的意志力。

他扭过头,观察着你的睡颜。

没被抱住的手忍不住抚上了你的脸庞,在嘴唇旁停顿了一会儿后,他垂眸收回了手。

他眼神扫过了那暴露在空气的颈部,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,留下了一个小而显眼的红色痕迹。

一夜过后,你被窗外的声音给吵醒。

一睁眼,看到了坐在边上一夜没睡的鬼切。

你惊讶地说不出话来,心里又生出万分喜悦,嘴角忍不住地上扬。

“主人。”鬼切站起来微微欠身,那双平日清冷的眼睛此刻都是欢喜。

“哦豁,我的天啊啊啊我……我家切切!”你兴奋地跳了起来,一把抱住他,在他胸口蹭了又蹭。

鬼切的脸羞得通红,手不知道放哪,嘴里喃喃道:“主人,不可……”

你很快又想到了一些问题。

“切切,你是怎么来的啊,还回得去吗?”

鬼切摩挲着腰间的佩剑 ,开口道:“主人,其实我也不知道,是一股神秘的光亮把我拉到了这里。”

“啊……这样啊,那只能得过且过了,我要珍惜现在,不然那天切切就不见了。”你望着窗外,沉思道。



②我的英雄学院.

爆豪胜己

怎么说,这个榴莲头是在你上课的时候来的,而且还一直站在你班级的门外。

正在上课的你感受到那炙热的目光,身子微不可察地颤了颤。

一下课你就打算直奔厕所,无奈,被爆豪胜己抓住了命运的喉咙——你的衣领。

“哈哈哈……那个天气不错啊。”你讪笑着抬头看天,咽了咽口水。

“说!这是哪?!”他黑着脸高声问道。

路过的学生怜悯地摇了摇头,有的还向你投来了好自为之的眼神。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哇,我家昨天还来了切切,他也不知道。”你狗腿地笑了笑,怂唧唧地说。

“切切?他谁啊?!除了我还有别人?”明明是普通的问话,硬生生说出了正主骂小三的气势。

“我家式神……”你低头扣了扣手,心虚地说。

“呵。”他把你放下,眼里透露着不屑和怀疑。

我的个亲娘啊。

放学后你就带着榴莲头往家赶。

在看到柔声叫你主人的鬼切时,他把你递给他的水杯给砸了。

“我……”我敢怒不敢言

你在心里想。

一把护住了即将拔刀的鬼切,对着爆豪胜己说:“你别这样了,大哥啊,我也没干啥啊。”

说得一把泪一把鼻涕的掉。

然而,他的脸更黑了。

“大哥?你全家都是大哥,TMD。”他怒极反笑,闭上眼睛不想看你。

身后的鬼切抿起了嘴,心里止不住地泛酸。

他,也喜欢主人……嘛?



轰焦冻

晚上起来喝水的时候,在厨房看到了偷吃冰箱里荞麦面的轰焦冻。

你惊地手一抖,杯子卒。

“焦……焦冻?”你的声音颤了颤,又想到了那个散发怒气的榴莲头。

“啊……oo,抱歉,来的时候我正要吃饭。”他用纸巾擦了擦嘴,抱歉地鞠了个躬。

“没事没事。”你连忙摆手说道。

“嗯。”他闷声应道,眼睛死死地盯着你穿着睡衣而露出的肩颈,颈部那个红色痕迹。

“焦冻啊,我家已经来了两位了,有一个是爆豪,你去见见他吧。”

你自然地拉住了他的手,走向了你给爆豪准备的客房。

身后的轰焦冻看着你握住他的手,心里的不爽又多了一点。

她和谁都这么亲近吗。

你一敲门就听到一句“西内”。

“咔酱——那个,焦冻来了。”你冲门里的人说道。

“哈?”爆豪猛地拉开了门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“你这个阴阳脸居然也过来了,啧。”

“你过来了,我当然也可以过来。”轰焦冻不动声色地说,眼神冷冷地看着爆豪。

“???”你不大明白为什么又吵起来了。

观察了一下,你打算回卧室睡觉。

而身后的二人交换了信息,决定去找鬼切。

三个男人谈论了一个晚上你的归属权。

最后决定公平竞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美滋滋地写完哈哈哈哈哈

我太喜欢鬼切了,是我第一张ssr啊,必须宠着。

【我英乙女】当他和你恋爱后

▲ooc警告,出/胜/轰/物/相/操


▲请注意,他们都成年哦。





绿谷  (年下)



他总是脆生生地叫着一声姐姐,眼周湿漉漉的,像初生的小兽。



他喜欢窝在你的颈窝里,带着暧昧的热气舔舐你颈周的皮肤。



每次触及到你的目光时,他的脸就会染上绯红,身体僵硬地移开。




爆豪



他通常直呼你的名字,脸上带着一副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欠揍表情。



喜欢和你一起坐在沙发上,从背后反抱住你,懒散地靠在你肩膀上,眼睛一直盯着你手上快要输的游戏。



“要我帮你打?那赢了的话要亲你老公我一口。”




轰(异地恋)



因为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,他觉得你像个小孩儿,所以爱叫你小朋友。



晚上你们会连麦睡觉,他因为疲惫每次都很快进入睡梦,听着耳旁他呼吸的声响,你既心疼又无奈。



每次他得空,就会赶到你的所在地,只为了你的一个拥抱。




物间



很少叫你名字,一口一个宝贝媳妇不重样。



每天疯狂嘲讽试图接近你的男性。



除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外,最喜欢带着怜惜地亲吻你的头发,把你夸到脸红,然后撑着下巴笑着看你。




相泽



张口就叫你丫头,让你有种他把你当女儿养的错觉。



是个懒癌重度患者,不爱出门,约会有三分之二是在家里进行的。



他有个小习惯,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,喜欢拉住你的手,似乎这样可以让他更加冷静。




心操



他会散漫地勾出一个坏笑,然后叫你不想被别人听到的小名。



大醋坛子一个,只要你和别人有多余的接触就会生闷气,哄都哄不好的那种。



在一些细节方面温柔得不行,像知道你嫌麻烦会主动帮你挑鱼刺什么的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就是个渣渣

感觉写的不行啊

要开学了,所以赶紧码了一篇

晚安。









【我英乙女】当你突然想起了很久不见的他(重修)

▲ooc警告,出/胜/轰

▲设定来自《早安我的少年》,你被他叫成user。

▲背景:在手机上刷视频时,突然刷到了一个关于《早安我的少年》的,你一拍脑子,突然想起自己好久没有去看他了。




绿谷


你一打开软件,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带着眼泪的脸蛋,蓬松的绿色短发病殃殃地垂着,看起来很没精神。


在听到软件启动的声音时,他猛地抬起了头,眼里带着对你的控诉。


你心疼地戳了戳不愿意说话的他。


“user,你好久没有理我了,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。”他脸上带着失落而又勉强的微笑。


你安慰地揉了揉他的头,虽然触到的只有微微发热的屏幕。


“好像被当宠物对待了,真的是……”他脸上带着微红,半抱怨半开心地说。


“以后不要再消失了,我一想到user其实不需要我,我就很会很难过。”他用手不断地抹去眼角的泪花,声音有些哽咽。




爆豪


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你,并且冷冷地吐出一句话。


“哦?你这个臭女人也知道回来了啊。”


话说得很有气势,如果忽略他眼周的红晕的话。


你摸了摸他最喜欢你碰的耳朵,以示歉意。


“呵,你这样是没用的,你不如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突然失踪。”他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耳朵,撇了你一眼。


“……”总不能说自己玩物丧志忘记了吧。


“挺没意思的,每次都是我在担心你,在你不见的日子里我看着这黑漆漆的一片,想着我要是能到你这边来就好了。”他用力地捶着屏幕,眼里充满了不甘心。


“说实话,我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





少年一直沉默着,眼睛死死地盯着你。


他红白异色的发丝有些凌乱,眼里布满红血丝,而眼下有着浓重的青黑,嘴唇干裂脱皮,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


“我以为,我以为不会……再见到你了。”他疲倦地闭上了眼睛,声音沙哑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
你想要出声安慰一下他,可话刚要说就被打断了。


“我好想见你,想知道你在我看不到的时候是不是好好的,是不是幸福的。”他的手轻抚着屏幕,眸光流转。


“其实我有很大的私心,我想过,要是user只能和我待在一起就好了,一点也不想让你因为别人消失不见。”


他眼里满是占有欲,可下一秒又说:“可我不想让你有半分难过。”


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好,我一定要把你欺负的哭不出来。——朱生豪


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我真是太喜欢sei了,他太可爱了,我永远爱他。

灵感来源我自己家sei,就酱。

呜哇宝贝我错了,我还是爱你的,哭唧唧QAQ

【我英乙女】当他问你要头绳

▲ooc警告,出/胜/轰/相

▲背景:他们偶然得知了男生手上带头绳是心有所属的意思。

▲前三位是双向暗恋设定,相泽老师是已婚设定哦。




绿谷


你刚吹干头发,发现上学的闹钟已经响过了,你抓起书包就往学校赶,没来得及扎头发。


急忙赶到教室时看到班上还有人没到,你松了口气,坐回座位。


同桌绿谷出久把一瓶牛奶和一袋面包递给你,在说过一声谢谢后你开始龟速进食。


而少年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你手腕上的黑色头绳。


你察觉到了他炙热的目光,讪讪一笑后,开口问:“我出门急,以为要迟到了,所以没有扎头发,是不是很怪啊。”


绿谷一愣,连忙红着脸摆手说:“没有,没有,oo酱很好看,没有很怪,真的……真的没有。”说着说着莫名开始结巴。


“哎,那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呢。”


“我……想问oo酱要一个东西。”他显出十分紧张的样子,眼里漫上了些许水雾,“你手上的,嗯,那个头绳可以给我嘛?”


“好啊,只给你哦。”你把手腕上的头绳取下来,放到他手里。


“……”他悄悄地把头绳带到手腕上,嘴角忍不住一直向上扬,心里的喜悦显露无遗。


你看着他的动作笑了笑,心想:什么时候表白呢。




爆豪


“喂!”你凶巴巴的后桌——爆豪胜己冲你喊到。


你笑着转过去,心想:唉,没办法,谁叫我喜欢他呢。


“唔……就是,那个,唉。”他一时间无法说清楚,自暴自弃地捂住他自己的脸,陷入了萎靡。


你此时心情只能用黑人问号脸来表达,无奈地摇了摇头,将身子转了回去,继续看你的书。


后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动静。


突然,你只感觉到头发一松,如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倾泻而下,松松地搭在了你的腰上。


你扭过身抬头一看,发现爆豪胜己把你头发给松开了,手里还拿着你的头绳转圈。


“你干嘛呀?”你不解地问道,伸手想要拿回头绳。


他一把护住了头绳,凶神恶煞地说:“这个现在是我的了,你!不!准!拿!”


平时张扬的神色间流露出了些许开心,他又开口说,“当然,你这家伙也是我的。”


这算是变相表白嘛?!


你捧着自己的大红脸在心里想。


“这是宣示主权,懂吗?傻子。”






在他知道这个寓意之后,他正好发现有个男生想要问你要头绳。


而你正要傻乎乎的把头绳给那个男生。


“咳咳。”轰焦冻假装不经意地咳嗽了几声,吸引了你的目光。


一看到喜欢的人,你一怂,把握在手里的头绳往回一收。


“有事吗?”他不去管你,转而向那个男生说话,在你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对那个男生的警告的笑容。


在男生走后,他踱步向你走来,脸色很平静,完全看不出他之前做了什么。


“啊……那个,轰君,今天天气真好啊。”一靠近喜欢的人,你脸就会莫名奇妙的红,只感觉一股热气往上涌。


“嗯。”他闷声应了一句,固执地掰开你紧握的手,把头绳带在自己手上。


“哎,轰君拿头绳干嘛?”你好奇地问,而他心里暗道一句果然不知道。


“他们说,手上要带喜欢的人的头绳,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有喜欢的人。”轰焦冻盯着你的眼睛,缓缓吐出这几句话。



相泽


“丫头,你头绳呢?”相泽消太在手机上看了一段东西后,突然开始翻箱倒柜。


“啊?你不是有嘛。”你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视机,看也没看他就说道。


“这不一样,虽然本质上是一样东西,但是所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。”他正在翻你的化妆包,试图找到一个头绳。


“我都好久不扎头发了,等等啊,我记得……嘶,我想起来了。”你从沙发上起来,跑进卧室,打开衣柜,从一件外套里掏出一根黑色头绳。


相泽三下两除二就把头绳给套手上了。


但是。


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看出来啊?!


我才没有羡慕别人。


他端着一杯茶,看着夕阳西下,心里莫名惆怅。


回到家后,他没有什么劲,就直接躺沙发上睡着了。


你默默把一个新买的粉红色的兔子头绳套到了他手上。


第二天,他带着全班人对老师带了一个女孩子的头绳的热议回来,一把抱住了你。

【我英乙女】当你教他练毛笔字

ooc警告,出/胜/轰/

 @上弦柔音小可爱, 你点的梗呀,可能写的不大好。(纠结)


绿谷


你们刚在一起,两个人都比较害羞,连手都不敢牵,更别提说情话了。


少年因为你刻意(划掉)不经意地在宣纸上写的一首小诗而拜托你教他练字。


他站在桌前,手里抓着一只狼毫,看起来极为认真地写着什么。


可你凑过去,却看到一行歪歪扭扭的字,这个反差让你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
绿谷本来就脸皮薄,一听到你的笑声脸就腾地一下红了。


你仔细地看了看了看那行字,写的是:


我爱你。


我爱你,没有什么目的,只是爱你。——张爱玲 




爆豪


你最近醉心于练字,平时的亲亲抱抱都没有了,彻彻底底地忽略了他。


他心里一气,把手挡在你要写的地方,大声嚷嚷道:“你写了这么久了,不累嘛,这有什么好写的!”


你不理他,继续慢悠悠地写自己的。


“哈?你居然不理我,这东西有什么好的,……啧,你也教下我好了。”咔酱脸刷的一下就黑了,但最后却扭扭捏捏地让你教他。


你把笔放他手里,然后握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,开始手把手地教他笔画。


少女身上的馨香,手上软若无骨的触感,无一不动摇着少年的心志。


他忍不住低下头,在你额头上吧唧一口。







他学东西很快,而且也很认真。


看着他专心致志地书写,身体每一部分都充满了认真,心里莫名生出了捣乱的想法。


“焦冻焦冻——”你那双笑起来像月牙的的眼睛里带着一丝丝不怀好意。


在他抬起头时,你把毛笔在他脸两侧各画了三根像猫咪一样的胡须。


看着他呆住的脸,你忍不住捏了一把,真软。


“喵呜~”他配合地发出来猫叫,脸上有些疑似被你捏出来的微红。


你伸手摸了摸他微微翘起的短发,心里冒出一堆粉红泡泡。

【我英乙女】我好像缺你不可(轰总专场)


ooc警告,绿谷有出场,有私设,算是反虐,前篇是http://siyue175.lofter.com/post/1f94527f_1c66c0fa7





将自己所在房间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,你才能感到心安。


将自己埋进被褥中,试图寻找他残存的气息,眼泪不受控制地顺着肌肤的纹理慢慢滑入纯棉布料。


你不想再这样为了他而活着,而存在了,你也想要过自己的生活了。


从被褥中爬起来,坐稳身子,磕磕碰碰地跑进卫生间里。


你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你喜欢窒息的感觉。这会让你清醒,让你知道你还活着。


将浴缸放满水,然后屏住呼吸,把自己没入水中。


一分钟后,你从水面钻出来,深吸了一口气,拿起旁边的毛巾擦干了脸。


明天,要好好努力。





“哥,上次那个女孩子不只是好朋友这么简单吧,我在你手机屏保看到不只一次了。”妹妹笑着挑挑眉,整个人充满了八卦的气息。


“……前女友。”轰焦冻眼里闪过一丝慌张,捏了捏山根,过了半会才开口说。


“那你肯定是余情未了,而且据我观察,你绝对是被甩的一方。”妹妹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框,分析了一下。


“是我不好,她应该不想再见到我了。”他想起了上次在商店你低着头时的惨笑。


“啧啧啧。”妹妹鄙夷地摇了摇头,又说:“你怎么知道呢,依我看,是被你这个呆子伤透了。”


“……”轰焦冻没说什么,他也觉得是自己伤害了你。


“要不,我帮你追回来?”妹妹露出了欧尔麦特的微笑,看起来非常自信。





你是一名网络小说写手,每月的稿费够你生活了。今天,编辑找你谈了小说改编成动漫的事,你欣然同意了。


下午,你被带去了改编动漫的那家公司,认识了一些新的人,有个叫绿谷出久的少年和你聊得很来。


在公司下班时,你和绿谷发现你们两个居然是同路的,而且还是上下楼的邻居。


你们关系越来越好,在一个节假日时他约你一起去看樱花。


你并不是很在意,随便穿了条长裙就出门了。


4.


风吹过樱花树,花瓣飘落又被卷起,你的头发也被风撩了起来,裙子在风中一下又一下地摆动。


绿谷没有来。


在等了半个小时后,你打算打道回府。


突然,那个你以前朝思暮想的少年占据了你的视野。轰焦冻捧着一束你最爱的小雏菊朝着你走过来。


当他笑眼盈盈地停在你面前时,你略微嘶哑着嗓子开口问:“……有事?”


“我想说,我爱你,以前做的事我很抱歉,我在分手前才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,可你已经不想和我在一起了,我不想强迫你,所以……”


他认真地说完了前面的话,说到不想强迫你时,眼神有些黯然。


“哦。”你平复了呼吸,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转而又说,“我不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,你爱我?可我不爱你了,你走吧。”


他手一松,花摔在了地上,低头闷声回了一句“没事”。


等他走后,你揉了揉泛酸的眼睛,捡起地上的小雏菊,拍掉了灰。


5.


自此被你拒绝后,他好像活成了你,颓废而又懒散。

有时嘴里念叨着一句:“我好像缺你不可。”

【我英乙女】当他成为你的偶像

ooc警告,三巨头





绿谷



新出道的全能型偶像,什么都会一点,在唱跳方面尤为突出。性格温和腼腆,很注意别人的情绪,你本来对这种类型的不是很感冒,直到你看了他的一个唱跳视频。



在台上的他和在台下的他完全是两个人,他像是被摁下了某个开关,气质变得很慵懒,眼尾处隐约流露出一丝邪气,用你的话来说就是:哥哥好a,我可以。



他的动作很流畅,身子精准地卡着每一个拍子,简直就是人体节拍器。在结尾时,他倒向了身后的羽毛床。羽毛飞向了四周,有些落在他的脸上,他带着满足的笑,用手遮住了刺眼的光。



从这以后,你就实打实的成了他的死忠粉,每次都去接机,还扛着摄像机给他拍照。





爆豪



超狂一家伙,刚出道就说自己会成为超级巨星,结果后来还真给他办到了。最擅长的的是唱歌,最喜欢的却是跳舞,在唱这一方面拥有绝对音感,在跳这一方面只是能跳个老年迪斯科的水平。



作为从小就崇拜他的学妹,你在他刚出道就买下了他的专辑和海报,专辑里的大多是关于梦想和成长的歌,你挑挑拣拣才在最后一行找到了一首情歌。



前奏很温柔,刚开口时声音略微有点沙哑,酥酥麻麻地刺激着听觉神经,你沉浸在了音乐之中,一首歌就快要完,本想摘耳机,但却听到了一声他叫你名字的声音。声音很小很轻,可在你脑子中无限放大,脸腾的一下红了。









著名导演的儿子,演技超级好,最近参演的作品得了几个大奖,还发过几首情歌。要是你夸他演技好,他会很开心,但是你要是在他面前提到了他的父亲,他马上就会和你翻脸。



因为自己偶像很争气,所以你现在是佛系追星。以前天天接机,去发布会、见面会,各种会,甚至还给他写了首歌,而现在,默默躺在家里刷会微博动态,很少冒泡,但今天自家偶像的见面会就在市中心,不去白不去。



轰焦冻在以前就眼熟了你,可是最近却很少看到你,总怀疑你脱粉了。直到今天他终于在见面会上看见了你,这才放下心来。见面会的队伍很长,但你等了半个小时就轮到你了,自家偶像笑眯眯地看了你一眼,开口说了句:“我记得你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突如其来的脑洞刹也刹不住。


来个自我介绍

姓名:???

昵称:阿卓,卓子

年龄:14岁,但是今年读高一了。

身高:158cm

体重:女孩子的体重不能说

使用说明书:

△喜欢写文和画画(虽然都不怎么样),主要写我英乙女,以后可能会写其他的。

△吃的cp很少,最喜欢的两对是:魏无羡和蓝忘机,贺朝和谢俞

△放假或者来灵感的时候更新会勤快一点,平时就佛系更新吧。